誰影響了專利的價值

10月13日,美國威斯康星州法院判決蘋果公司侵犯威斯康星大學校友研究基金會的一件專利權。該專利權用以改善智能手機處理器,蘋果將此項專利技術廣泛應用於iPhone5s、iPhone6及iPhone6 Plus的A7、A8和A8X處理器,以及多個版本的iPad。陪審團認為,蘋果公司確實侵權,蘋果可能須支付8.624億美元的天價賠償。

看到這樣的消息,有些專利申請人和專利持有人就會興奮,有的會對中國專利侵權判例翹首以盼,希望在國內出現一個大標的賠償案例,提高國內專利的價值。

但是,現實卻是頻頻出現低價專利轉讓,以及幾乎無人問津的專利交易市場。10月27日,《中國知識產權報》官微上出現一篇名為《平均交易額每件2萬元,中國專利價格低代表價值低》的文章。文中指出,中國專利的平均交易額僅有2萬元人民幣。

2萬元人民幣和8.624億美元,雖然一個是平均值,一個是某一專利的特定值,但是仍然可以構成強大的沖擊力,讓國人看到我國專利的現狀與好專利之間的差距。

一是技術本身的價值。每項創新技術,其應用的領域、在產業鏈中的地位差異、技術相關產品在市場上的需求量,都會影響到技術本身的價值。技術的價值是專利價值的基礎,這是大家對專利價值的普遍認識,得到專利申請人的廣泛認可。

二是專利申請文件的質量。相對於技術本身的價值來說,專利申請文件的質量對專利價值的影響並不被廣大民眾接受。與專利申請文件質量相關的,是專利代理人在專利申請文件形成過程中所起的作用,一樣不被廣大民眾理解。專利代理人,到底在專利申請過程中做了什麼?他們起了多大作用?

為了說明這樣的問題,我一直作這樣的比喻,專利代理人,其實是技術裁縫!不知道有多少人記得二三十年前,曾經在農村走家串戶做衣服的裁縫,各家拿出自己的布料,讓裁縫幫忙做一件他們想要的衣服。專利代理人,干的是一樣的活兒。

需要做衣服和需要申請專利的人,都是客戶﹔裁縫和專利代理人,都是提供服務的乙方﹔布料和客戶的技術,都是原材料﹔縫制衣服和專利撰寫,都是提供服務的過程。

申請人有了自己的創新技術,相當於有一塊布料﹔想申請專利,相當於想做一件衣服﹔專利代理人其實就是裁縫。專利代理人把申請人的技術申請成一件保護范圍合適的專利,與裁縫把客戶的面料縫制成一件富有美感、穿著舒適的衣服,過程雷同。

一件衣服的價值跟布料有關系嗎?當然有。如果沒有好的布料,就如同沒有一個好的技術基礎,要想做出高品質、高價位的衣服,“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是不可能的,此點類同於技術本身的價值。

但是,有好布料,如果沒有好的裁縫,一樣也做不出好衣服。如同有好技術,沒有好的專利代理人做好專利申請文件的撰寫工作,難以產生高價值的專利,也是一樣的道理。

一件專利的價值跟技術本身有必然聯系,沒有好技術,其專利價值一定好不到哪裡去。但是,有好技術,沒有形成高質量的專利申請文件,也不一定能形成高價值專利!所以說,有好技術是基礎,但是專利代理人所做的專利申請文件撰寫工作,是決定專利價值不可忽視的重要環節!

蘋果需要賠償的專利,是蘋果在多款產品中已經應用的技術,並且這些產品在市場上有非常大的佔有量。往往賠償額都是與產品銷量密切相關的,正因為蘋果的產品在全球有如此廣泛的客戶群體,才使威斯康星州法院判決如此巨額的賠償金。其核算的重要依據之一,就是此技術相關產品的銷量。

而我國的專利平均2萬元一件,是因為絕大部分專利相關的技術並沒有在市場上體現,只是完成了專利申請的流程,獲得專利証書而已。與其說2萬元一件是專利的價格,不如說2萬元一件是專利証書的價格。技術相關的產品是否存在,能否市場化,市場化后被用戶認可的可能性大小……這些問題都沒有被驗証。所有這些原因,都是導致專利價格難以提高的原因。

連續四年,我國都是全球專利申請量最多的國家,已經成為專利大國。但是,在2萬元一件的市場情況下,如果減少政府引導,這樣的專利申請動力還會持續多久?現在沒有被激活的海量專利技術,是真金白銀還是破銅爛鐵?在專利申請人專利技術缺乏必要的宣傳和介紹,也缺乏迎合市場需求的包裝時,投資人更是霧裡看花。

更糟糕的是,專利如同孩子,不僅生要錢,養也要錢。專利授權之后,每年需要繳納一定數量的專利費。對於擁有幾十甚至幾百、幾千件專利的專利權人,如果不能通過較好的專利價值獲得回報,專利申請和專利年費將成為專利權人沉重的負擔。而專利的價值難以提高、轉化困難,也嚴重挫傷了科技人才從事科學研究的熱情和積極性,也對“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國家戰略帶來制約和阻礙。

如果能有效確保專利質量,我國海量專利儲備能夠及時得到推廣應用,提升專利價值,讓更多的創新者通過高質量專利獲得經濟回報,不僅能發掘新的經濟增長點,而且將強有力地促進我國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對我們國家的繁榮富強和民族復興有重大推動作用。 (作者華冰,系專利執業代理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